三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6:21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幼玲当即主张报案:“不能就这么埋了,不像是淹死的,可能是被人杀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27年,但张峰依然对这个案件记忆深刻。在张玉环无罪释放的消息传来后,张峰曾经跟张幼玲通过一个多小时的电话,电话内容就是围绕着张幼玲为什么要把张玉环“放”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在自己已经破败的老房子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张幼玲发自同情的“私心”,律师更多讲的是证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张玉环他妈老的直不起腰了,农耕的时候两个小孩一个小孩在前面牵着牛,另一个小孩在后头扶着犁,两个小孩又瘦又小浑身是泥,还没有犁高。”祖孙三人的悲惨生活,深深的刺激到了张幼玲,“如果张玉环真的是被冤枉的,那这家人这么惨,我也有责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追寻一个真相,已经走出张家村、到武汉工作的张幼玲在随后的20多年中也不断寻找着新的证据,同时积极地找记者、找律师,推动着案件向前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害者家属刘荷花家。在张玉环被无罪释放后,她离开了村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猜疑在空气中酝酿。围绕着张玉环、张幼玲以及赔偿款,各种众说纷纭的版本让张家村处在一种诡异纷纭的气氛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惑仍然弥漫在张家村,张玉环虽然恢复了清白,但27年前杀害两个孩子的凶手是谁?谁又该为张玉环的悲剧负责?舆论仍在等待一个说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荷花是被害的4岁孩子的母亲。曾经跟张玉环比邻而居,在孩子出事后就搬到了村口去住。记者隔着窗户看到,房间很乱,像是主人家匆忙离去。